跳到主要內容

我的生活態度

一種生活,一種旅行
你付出什麼,你得到什麼
路途或許孤單,夢想或許遙遠
試著把周遭的環境
試著把複雜的人際
一一的拋下開來
用心的去體會它
過程或許孤單
過程或許沉悶
著眼的夢想中的未來
而非眼前的微小確幸
生活如此
工作如此
生命著重的是質
其次在放下來量

千萬別再需要咬牙時選擇感恩善良
因為這種小小的放鬆可能沒有回饋
苦若能一時那就當個大絕世魔王吧
越過了這個山頭後豐腴的平原將到

生命總給意外驚喜及挑戰
試著享受它感動它迎接它
當能平常心去體會它分享它
那還有什麼事情不能挑戰的

別擔心路途只有一個人
路走久了志同道合的人
將會在這過程中找尋到

一種生活,一種旅行
我選擇,我享受
只因為我認為我可以使眾人與眾不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成功的一半靠配偶,另一半靠夥伴

一、成功一半靠配偶。 配偶是誰?就是晚上睡在你旁邊的人,是你的老婆或者老公。配偶太重要了,是成功最大的關鍵。 不管再怎麼努力,你這一輩子有50%以上的成功是掌握於睡在你旁邊的人,他(她)可以什麼事都不做,但卻可以掌握你成功的50%以上的因素,因為他(她)可以“催眠”你。
為什麼“枕邊風”那麼厲害?因為一個人還沒有睡醒和快要睡着的時候,也就是半醒半睡的時候,大腦處於一種稱之為θ波的狀態,這時候的大腦吸收信息是最快且無條件接受的。同時,一個人在家裡聽音樂或休閒的時候,大腦還可能處於另一種叫α波的狀態,當大腦處於這種狀態時,同樣也是特別放鬆,思緒自由飛翔、富有創造力的時候。
一個人的大腦處於這兩種時段時,接收什麼樣的信息,可以直接進入右腦,進入潛意識,就像是在接受指令,他(她)說“你是天才,你是偉大的億萬富翁”,你漸漸地就會覺得自己真的很不一般,說不定哪天就成了這樣的人!他(她)說“你是一個混蛋,我瞎了眼才認識你,我很後悔,你看別人都做得那麼好,你怎麼這麼沒出息!”結果他(她)真的把你給摧毀了!你只能聽他(她)的話——沒出息了!
大部分人沒有成功就是因為找了一個能摧毀他的人。同樣,那些成功的人,也有一半是因為找到了一個可能激勵他的配偶。
你的配偶,要麼是來摧毀你的,要麼是你的激勵師。從白天到夜晚,從夜晚到白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她)對你的期望,跟你說的話,通過θ波和α波傳到你的大腦中,深深地印在你的潛意識中,最後就決定了你人生的成與敗!
根據心理學家研究,別人的看法比我們對自己的看法更重要。對我們影響力最大的人,前半輩子是父母,後半輩子就是配偶。
有人說,到底是克林頓娶了希拉莉,才變成美國總統?還是希拉莉有眼光,嫁給一個以後就會當總統的克林頓?其實他們是在互相影響下成為美國歷史上最般配的夫妻檔。
配偶會決定我們的命運,但是配偶是我們自己選的。你的成功要靠你的配偶,配偶不是幫你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就是在摧毀你的人際關係;不是告訴你:“你是最棒的,你一定能完成夢想。”就是告訴你:“你根本不配擁有這樣的夢想。”
談到這裡,有的人可以要鬱悶了。因為他(她)說:“你現在告訴我這個還有什麼用?我早都結婚了,孩子都有了,如果我的配偶不是那種可以激勵我幫助我的,那該怎麼辦?難道離了,重新找一個不成?”
有這種困惑的讀者朋友,請別忘了,我們前面學過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吸引力法則。一切都是你吸引來的,不…

[行銷] 過度重視點擊率是廣告亂象的緣由

美國行銷大調查:數位行銷的體驗很糟糕
行銷調查非營利組織 IAB(Interactive Advertising Bureau)報告,73% 的行銷人員及媒體代理商主管認為數位行銷的體驗需要改善。其中 54 % 認為雜亂的廣告呈現是體驗糟糕的主因。其餘原因還有影音廣告自動播放等格式。Link 李建勳: 廣告不應只求點擊,應該回到最初的感受和散播! 去年九月,一則標題為「談台灣糟糕的蓋版廣告! Google:我們非常嚴肅看待」的新聞,讓大家開始重視「蓋版廣告」的糟糕經驗。當時台灣記者問 Google 對於蓋版廣告的態度,Google 表示內部光是負責處理「不良廣告」的工程師就有上百位。而且光 2014 年,Google 就殺掉超過 10 億支不好的廣告,以展示對使用者體驗的重視。 什麼是糟糕的廣告?只要消費者覺得被干擾,就是糟糕的廣告。 可是糟糕的廣告是怎麼誕生的?畢竟沒有廣告主一開始就要求觀眾強迫看廣告吧?每個廣告製作人應該都希望消費者是看了廣告後,留下深刻印象,進而在社群上擴散。 事實上,蓋版廣告是廣告快速數位化後,惡性循環的結果。 早期的手機蓋版廣告以《蘋果日報》最早在新聞媒體上使用。這兩三年來,各大媒體及網路平台陸續跟進。於是廣告主選擇變多,開始比較各家媒體效益。 評估績效的方式是由第一線行銷人員對老闆呈報,以點擊率或轉換率為指標。一旦數字不漂亮,廣告主便開始施壓廣告供應平台。這時平台為了讓指標更好看,只好花招百出。不是調整廣告的形狀、把關閉頁面的「X」變小,就是把「X」放到廣告外面、製作假「X」混淆視聽等。一切只為了製造更多點擊。當行銷人員尋求數字漂亮,也失去了作廣告的初衷 ── 打進消費者心中。 此外,影音廣告崛起,更出現另一種亂象。當你在欣賞 MV、看新聞、或用 app 追劇時,無論使用何種裝置,播放影片前都會出現影音廣告。早期還有「略過廣告」的按鈕可選;近期出現「強迫看完廣告」的型式,例如去年進入台灣的 Line TV,與後來的 Yahoo Screen。 現在廣告主更開始要求廣告公司:「我這支廣告拍得很好,要讓網友完整看完」、「我不要 5 秒略過,否則怎麼知道網友有沒有真的看到」、「我這是最夯的病毒影片,你要幫我達到百萬觀看數」。這些要求讓廣告人各個疲憊不堪。 為何行銷人員要如此任性?還是因為錯誤的績效指標。 當第一個廣告供應平台提供「看完廣告」才收費的計價方式,其他廣告供…

如何解釋我的顧問職務

假如你問我,
聘請我當顧問的內容是什麼,
我會說這一篇很類似我做的,
一直以來我都期許自己貢獻,
除了貢獻也保持中立和跨界,
文中內容或許未達職務標準。

但卻是我看的很有感的一篇,
也是讓我比較能夠說明解釋。

這職務在台灣少之又少,
而我當營運行銷顧問後,
又更少人這職務在幹嘛,
有空的朋友或許看看吧!

若您需要我的地方
或許
這就是我能給予的

#勳觀點
#李姓網友
#顧問神人生
#策略佈局
#隱形幕僚

https://www.hbrtaiwan.com/article_content_AR0000580.html?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201710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