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6的文章

網路轉載

另外 Manny 提到台灣有一種「強的看不起會教的」心態。通常這邏輯是「如果他真的那麼厲害,自己賺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有時間(或者願意不藏私)的公開寫文章、演講或是教課?」
這邏輯有很多錯誤。隨手就能舉出一堆反例。例如巴菲特、a16z、Chris Anderson、Bill Gates、Paul Graham 等。以及所有國外寫部落格的人。以及所有在 Hacker News 與各種網路論壇上討論的鄉民。以及所有的出書的人,等等等等。反例實在太多了。
這邏輯隱藏了許多錯誤假設,很多來自中國根深蒂固的「埋頭苦幹」的爸爸的形象。
以一位 CEO 寫作者為例:
錯誤假設:發表意見是個人活動,對企業無益 正確:很多 CEO 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教育、說服市場
錯誤假設:發表意見是為了獲得不可置疑的權威性 正確:發表意見是為了學習,也就是獲得回饋,以修正自己的想法
錯誤:有價值的想法越少人知道越好 正確:除非是屬於可以套利的資訊落差(比如說影響股價的內幕),否則大部分想法越多人討論越好。真的不用擔心別人會抄襲這種虛幻的威脅。
錯誤:連普羅大眾都聽得懂,表示講的不夠深 正確:連普羅大眾都聽得懂,表示懂得深
錯誤:認真的 CEO 沒時間寫部落格 正確:聰明的 CEO 知道怎麼分配時間對自己最有效益 -- 而適合每個 CEO 的方式不同(不要法西斯)。而且說真的,會公開分享心得的 CEO,偷懶不到哪去。
錯誤:會出來教課 / 寫作的,一定是本業不賺錢 正確 1:教課本來就是一種專業 -- 我們不是要鼓勵專業化嗎? 正確 2:教課 / 寫作是興趣不行嗎?Eric Schmidt 都去上過 Blitzscaling 的課了。他缺錢嗎?貢獻社群、作育英才、認識新朋友、交換想法,或是單純的享受演講與寫作,都可以是理由啊。這興趣不比桌遊差吧。
總而言之,我們在台灣科技界,都很羨慕國外有各種蓬勃豐富的討論與分享,不管是網路上或是實體的。但看到自己人發表,就習慣性的貶低,覺得是不務正業、好發議論。我們欣賞閱讀 hacker news 的人,但貶低發文的人,這實在太矛盾了。
錯誤:我們不發表意見是因為我們的內容差 正確:是我們不發表意見導致我們的內容差

貝佐斯:有一天你會明白,善良比聰明更難

貝佐斯:有一天你會明白,善良比聰明更難 傑夫·貝佐斯 (Jeff Bezos),美國企業家,風險投資人,亞馬遜的創始人兼 CEO。1997年,當他帶領亞馬遜公開發行上市時,被認為是不同尋常的,普遍不被看好。許多投資者當時堅信,亞馬遜公司的模式就是一個笑話。 而現在,亞馬遜是早期互聯網巨頭中唯一發展的非常好的企業。我們熟悉的 AOL, Excite, Lycos, eBay, Netscape,以及其它 90年代的互聯網巨頭,都已經倒下或者處於倒下的邊緣。 本文是他作為榮譽校友在普林斯頓大學2010年畢業典禮上的演講。 在演講中,貝佐斯分享了他的一個觀點——善良比聰明重要,選擇比天賦重要。相較于聰明和天賦,善良和選擇更難。也更有助於你獲得更大的成功。 抵抗天賦的誘惑 在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的夏天總是在德州祖父母的農場中度過。我幫忙修理風車,為牛接種疫苗,也做其它家務。 每天下午,我們都會看肥皂劇,尤其是《我們的歲月》。我的祖父母參加了一個房車俱樂部,那是一群駕駛Airstream拖掛型房車的人們,他們結伴遍遊美國和加拿大。每隔幾個夏天,我也會加入他們。我們把房車掛在祖父的小汽車後面,然後加入300餘名Airstream探險者們組成的浩蕩隊伍。 我愛我的祖父母,我崇敬他們,也真心期盼這些旅程。那是一次我大概十歲時的旅行,我照例坐在後座的長椅上,祖父開著車,祖母坐在他旁邊,吸著煙。我討厭煙味。 在那樣的年紀,我會找任何藉口做些估測或者小算術。我會計算油耗還有雜貨花銷等雞毛蒜皮的小事。我聽過一個有關吸煙的廣告。我記不得細節了,但是廣告大意是說,每吸一口香煙會減少幾分鐘的壽命,大概是兩分鐘。無論如何,我決定為祖母做個算術。我估測了祖母每天要吸幾支香煙,每支香煙要吸幾口等等,然後心滿意足地得出了一個合理的數字。接著,我捅了捅坐在前面的祖母的頭,又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驕傲地宣稱,“每天吸兩分鐘的煙,你就少活九年!” 我清晰地記得接下來發生了什麼,而那是我意料之外的。我本期待著小聰明和算術技巧能贏得掌聲,但那並沒有發生。相反,我的祖母哭泣起來。 我的祖父之前一直在默默開車,把車停在了路邊,走下車來,打開了我的車門,等著我跟他下車。我惹麻煩了嗎?我的祖父是一個智慧而安靜的人。他從來沒有對我說過嚴厲的話,難道這會是第一次?還是他會讓我回到車上跟祖母道歉?我以前從未遇到過這種狀況…

重度用戶最不忠誠,中間用戶的錢才最好賺

行銷權威約翰·奎爾奇:重度用戶最不忠誠,中間用戶的錢才最好賺
約翰·奎爾奇說,所有人追逐重度用戶,覺得可以得到更多的訂單,但重度使用者非常精明,能更好理解產品的性價比進行取捨,是最不忠誠的。最好掙錢的是中間用戶,他們並不能獨立分析產品,你可以充分利用這種“無知”,成為他們信任的品牌。
演講者|約翰·奎爾奇(哈佛商學院教授,曾任倫敦商學院院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副院長)
我最早來中國是1981年,對中國很瞭解。每一次講市場行銷,我們總是從消費者開始。
企業的目的就是要創造並留住客戶,行銷是戰略的起點。你的客戶是你的頭號資產,你所有現金流的來源,你所有增長的來源,也是你的品牌內涵的公司聲譽的共同創造者。
強生大概35年前的時候,產品泰諾出了問題,有人吃了以後中毒了,強生沒有隱藏這個事,撤了所有的藥品。然後重新設計,重新推出這個品牌,市場份額更高了。 為什麼這樣?因為消費者信任強生品牌,他們放心。當時強生的CEO說:
 公司的品牌價值,是你過去的行銷努力,為你顧客那裡贏得的全部積累信任的淨現值。 一個人因為選擇你的產品被毒死了,有多少企業會撤銷這個產品呢?也許百度的李彥宏可以學到什麼。  強生有一個所謂的信條,顧客第一,員工第二,服務社區第三,股東最後。
 “一個將顧客放在第一位、股東放在最後一位的公司信條,最終使得兩個群體都獲益。”                                                                        ——吉姆.博克(強生前CEO)
 市場行銷到底是什麼?
 發展強大的客戶洞察,以便回應客戶明確的和隱藏的需求  利用這些洞見,推出具有競爭優勢的產品和服務  就這些產品和服務進行品牌建設、分銷並向客戶傳播,由此創造價值  通過有利可圖的定價來獲取價值
如果我們對行銷進行分解,那麼起點就是客戶洞察,第二是如何上市,第三是五個決策領域:品牌,產品,傳播,定價和分銷。 溢價:星巴克的例子 ▼ 星巴克代表溢價戰略的公司,他的價格跟咖啡的品質沒有關係,主要是店內的體驗和氛圍,人們需要安全的地方放鬆和社交。
這變成了一種渴望,不管在世界哪個地方。創始人把它描述為生活中的第三空間,類似於社區的廣場。
價值:西南航空的例子 ▼
傳統航空公司通過增加更多的功能和特性進行競爭,所以不斷提供價格。西南航空發現了一個注重價值的細分市場,對他們來說,少即是多。
西南大幅降低成…

万字攻略 | 从零开始全方位详解如何为APP拉新策划一个简单高效的H5活动(轉)

由于H5的塑造多样性以及对于微信平台的高度适配,故在去年和前年,各种屌炸天的微信H5创意炸遍你的朋友圈,不仅很好的成为了品牌们传播的秀场,更是成为企业销售,APP下载的利器。
做好一个H5活动很容易,但也很难。如果想在活动中真正做出有转化的效果(包括但不限于销售转化,名单留存,APP下载,微信吸粉等等),其中有四点原则最为重要,做好这四点,基本可以保证无往不胜,无往不利。
创意+诱因+病毒机制+优质渠道。其实仔细想想,无论是否是H5,任何优秀的活动不也都得符合以上这四点原则吗?
当然也有一些纯内容型的H5,无需病毒机制,仅靠内容就能博取众多人的共鸣并引起大量转发,在这里也是不得不佩服。不过优质内容型的H5对于策划及文案人员的水平要求甚高,同时内容爆点的天时地利人和都要占据,故复盘来看,已属于小概率事件,故不展开细讲。而近期听闻微信针对H5病毒传播机制采取了更加严厉的限制措施,也不得不感叹:一招鲜,吃遍天这事情在互联网行业永远都不会存在。
拥抱变化吧。

尽管微信已经“封杀”了这种病毒传播性的H5活动,但我个人认为做活动运营和活动策划的同学依然要学会此类活动的策划。因为一个H5活动策划案基上囊括了移动端活动的所有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