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貝佐斯:有一天你會明白,善良比聰明更難

貝佐斯:有一天你會明白,善良比聰明更難
傑夫·貝佐斯 (Jeff Bezos),美國企業家,風險投資人,亞馬遜的創始人兼 CEO。1997年,當他帶領亞馬遜公開發行上市時,被認為是不同尋常的,普遍不被看好。許多投資者當時堅信,亞馬遜公司的模式就是一個笑話。
而現在,亞馬遜是早期互聯網巨頭中唯一發展的非常好的企業。我們熟悉的 AOL, Excite, Lycos, eBay, Netscape,以及其它 90年代的互聯網巨頭,都已經倒下或者處於倒下的邊緣。
本文是他作為榮譽校友在普林斯頓大學2010年畢業典禮上的演講。
在演講中,貝佐斯分享了他的一個觀點——善良比聰明重要,選擇比天賦重要。相較于聰明和天賦,善良和選擇更難。也更有助於你獲得更大的成功。
抵抗天賦的誘惑
在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的夏天總是在德州祖父母的農場中度過。我幫忙修理風車,為牛接種疫苗,也做其它家務。
每天下午,我們都會看肥皂劇,尤其是《我們的歲月》。我的祖父母參加了一個房車俱樂部,那是一群駕駛Airstream拖掛型房車的人們,他們結伴遍遊美國和加拿大。每隔幾個夏天,我也會加入他們。我們把房車掛在祖父的小汽車後面,然後加入300餘名Airstream探險者們組成的浩蕩隊伍。
我愛我的祖父母,我崇敬他們,也真心期盼這些旅程。那是一次我大概十歲時的旅行,我照例坐在後座的長椅上,祖父開著車,祖母坐在他旁邊,吸著煙。我討厭煙味。
在那樣的年紀,我會找任何藉口做些估測或者小算術。我會計算油耗還有雜貨花銷等雞毛蒜皮的小事。我聽過一個有關吸煙的廣告。我記不得細節了,但是廣告大意是說,每吸一口香煙會減少幾分鐘的壽命,大概是兩分鐘。無論如何,我決定為祖母做個算術。我估測了祖母每天要吸幾支香煙,每支香煙要吸幾口等等,然後心滿意足地得出了一個合理的數字。接著,我捅了捅坐在前面的祖母的頭,又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驕傲地宣稱,“每天吸兩分鐘的煙,你就少活九年!”
我清晰地記得接下來發生了什麼,而那是我意料之外的。我本期待著小聰明和算術技巧能贏得掌聲,但那並沒有發生。相反,我的祖母哭泣起來。
我的祖父之前一直在默默開車,把車停在了路邊,走下車來,打開了我的車門,等著我跟他下車。我惹麻煩了嗎?我的祖父是一個智慧而安靜的人。他從來沒有對我說過嚴厲的話,難道這會是第一次?還是他會讓我回到車上跟祖母道歉?我以前從未遇到過這種狀況,因而也無從知曉會有什麼後果發生。我們在房車旁停下來。
祖父注視著我,沉默片刻,然後輕輕地、平靜地說:“傑夫,有一天你會明白,善良比聰明更難。”
選擇比天賦更重要
今天我想對你們說的是,天賦和選擇不同。聰明是一種天賦,而善良是一種選擇。天賦得來很容易——畢竟它們與生俱來。而選擇則頗為不易。如果一不小心,你可能被天賦所誘惑,這可能會損害到你做出的選擇。
在座各位都擁有許多天賦。我確信你們的天賦之一就是擁有精明能幹的頭腦。之所以如此確信,是因為入學競爭十分激烈,如果你們不能表現出聰明智慧,便沒有資格進入這所學校。
你們的聰明才智必定會派上用場,因為你們將在一片充滿奇跡的土地上行進。
我們人類,儘管跬步前行,卻終將令自己大吃一驚。我們能夠想方設法製造清潔能源,也能夠一個原子一個原子地組裝微型機械,使之穿過細胞壁,然後修復細胞。這個月,有一個異常而不可避免的事情發生了——人類終於合成了生命。在未來幾年,我們不僅會合成生命,還會按說明書驅動它們。
我相信你們甚至會看到我們理解人類的大腦,儒勒·凡爾納,馬克·吐溫,伽利略,牛頓——所有那些充滿好奇之心的人都希望能夠活到現在。作為文明人,我們會擁有如此之多的天賦,就像是坐在我面前的你們,每一個生命個體都擁有許多獨特的天賦。
你們要如何運用這些天賦呢?你們會為自己的天賦感到驕傲,還是會為自己的選擇感到驕傲?
追隨自己內心的熱情
16年前,我萌生了創辦亞馬遜的想法。彼時我面對的現實是互聯網使用量以每年2300%的速度增長,我從未看到或聽說過任何增長如此快速的東西。創建涵蓋幾百萬種書籍的網上書店的想法令我興奮異常,因為這個東西在物理世界裡根本無法存在。那時我剛剛30歲,結婚才一年。
我告訴妻子MacKenzie想辭去工作,然後去做這件瘋狂的事情,很可能會失敗,因為大部分創業公司都是如此,而且我不確定那之後會發生什麼。MacKenzie告訴我,我應該放手一搏。在我還是一個男孩兒的時候,我是車庫發明家。我曾用水泥填充的輪胎、雨傘和錫箔以及報警器製作了一個自動關門器。我一直想做一個發明家,MacKenzie支持我追隨內心的熱情。
我當時在紐約一家金融公司工作,同事是一群非常聰明的人,我的老闆也很有智慧,我很羡慕他。我告訴我的老闆我想開辦一家在網上賣書的公司。他帶我在中央公園漫步良久,認真地聽我講完,最後說:“聽起來真是一個很好的主意,但是對那些目前沒有謀到一份好工作的人來說,這個主意會更好。”
這一邏輯對我而言頗有道理,他說服我在最終作出決定之前再考慮48小時。那樣想來,這個決定確實很艱難,但是最終,我決定拼一次。我認為自己不會為嘗試過後的失敗而遺憾,倒是有所決定但完全不付諸行動會一直煎熬著我。在深思熟慮之後,我選擇了那條不安全的道路,去追隨我內心的熱情。我為那個決定感到驕傲。
明天,非常現實地說,你們從零塑造自己人生的時代即將開啟。
你們會如何運用自己的天賦?你們又會作出怎樣的抉擇?
你們是被慣性所引導,還是追隨自己內心的熱情?
你們會墨守陳規,還是勇於創新?
你們會選擇安逸的生活,還是選擇一個奉獻與冒險的人生?
你們會屈從於批評,還是會堅守信念?
你們會掩飾錯誤,還是會坦誠道歉?
你們會因害怕拒絕而掩飾內心,還是會在面對愛情時勇往直前?
積極的人在每一次憂患中都看到一個機會,而消極的人則在每個機會都看到某種憂患。
你們想要波瀾不驚,還是想要搏擊風浪?
你們會在嚴峻的現實之下選擇放棄,還是會義無反顧地前行?
你們要做憤世嫉俗者,還是踏實的建設者?
你們要不計一切代價地展示聰明,還是選擇善良?
我要做一個預測:在你們80歲時某個追憶往昔的時刻,只有你一個人靜靜對內心訴說著你的人生故事,其中最為充實、最有意義的那段講述,會被你們作出的一系列決定所填滿。最後,是選擇塑造了我們的人生。為你自己塑造一個偉大的人生故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行銷] 過度重視點擊率是廣告亂象的緣由

美國行銷大調查:數位行銷的體驗很糟糕
行銷調查非營利組織 IAB(Interactive Advertising Bureau)報告,73% 的行銷人員及媒體代理商主管認為數位行銷的體驗需要改善。其中 54 % 認為雜亂的廣告呈現是體驗糟糕的主因。其餘原因還有影音廣告自動播放等格式。Link 李建勳: 廣告不應只求點擊,應該回到最初的感受和散播! 去年九月,一則標題為「談台灣糟糕的蓋版廣告! Google:我們非常嚴肅看待」的新聞,讓大家開始重視「蓋版廣告」的糟糕經驗。當時台灣記者問 Google 對於蓋版廣告的態度,Google 表示內部光是負責處理「不良廣告」的工程師就有上百位。而且光 2014 年,Google 就殺掉超過 10 億支不好的廣告,以展示對使用者體驗的重視。 什麼是糟糕的廣告?只要消費者覺得被干擾,就是糟糕的廣告。 可是糟糕的廣告是怎麼誕生的?畢竟沒有廣告主一開始就要求觀眾強迫看廣告吧?每個廣告製作人應該都希望消費者是看了廣告後,留下深刻印象,進而在社群上擴散。 事實上,蓋版廣告是廣告快速數位化後,惡性循環的結果。 早期的手機蓋版廣告以《蘋果日報》最早在新聞媒體上使用。這兩三年來,各大媒體及網路平台陸續跟進。於是廣告主選擇變多,開始比較各家媒體效益。 評估績效的方式是由第一線行銷人員對老闆呈報,以點擊率或轉換率為指標。一旦數字不漂亮,廣告主便開始施壓廣告供應平台。這時平台為了讓指標更好看,只好花招百出。不是調整廣告的形狀、把關閉頁面的「X」變小,就是把「X」放到廣告外面、製作假「X」混淆視聽等。一切只為了製造更多點擊。當行銷人員尋求數字漂亮,也失去了作廣告的初衷 ── 打進消費者心中。 此外,影音廣告崛起,更出現另一種亂象。當你在欣賞 MV、看新聞、或用 app 追劇時,無論使用何種裝置,播放影片前都會出現影音廣告。早期還有「略過廣告」的按鈕可選;近期出現「強迫看完廣告」的型式,例如去年進入台灣的 Line TV,與後來的 Yahoo Screen。 現在廣告主更開始要求廣告公司:「我這支廣告拍得很好,要讓網友完整看完」、「我不要 5 秒略過,否則怎麼知道網友有沒有真的看到」、「我這是最夯的病毒影片,你要幫我達到百萬觀看數」。這些要求讓廣告人各個疲憊不堪。 為何行銷人員要如此任性?還是因為錯誤的績效指標。 當第一個廣告供應平台提供「看完廣告」才收費的計價方式,其他廣告供…

成功的一半靠配偶,另一半靠夥伴

一、成功一半靠配偶。 配偶是誰?就是晚上睡在你旁邊的人,是你的老婆或者老公。配偶太重要了,是成功最大的關鍵。 不管再怎麼努力,你這一輩子有50%以上的成功是掌握於睡在你旁邊的人,他(她)可以什麼事都不做,但卻可以掌握你成功的50%以上的因素,因為他(她)可以“催眠”你。
為什麼“枕邊風”那麼厲害?因為一個人還沒有睡醒和快要睡着的時候,也就是半醒半睡的時候,大腦處於一種稱之為θ波的狀態,這時候的大腦吸收信息是最快且無條件接受的。同時,一個人在家裡聽音樂或休閒的時候,大腦還可能處於另一種叫α波的狀態,當大腦處於這種狀態時,同樣也是特別放鬆,思緒自由飛翔、富有創造力的時候。
一個人的大腦處於這兩種時段時,接收什麼樣的信息,可以直接進入右腦,進入潛意識,就像是在接受指令,他(她)說“你是天才,你是偉大的億萬富翁”,你漸漸地就會覺得自己真的很不一般,說不定哪天就成了這樣的人!他(她)說“你是一個混蛋,我瞎了眼才認識你,我很後悔,你看別人都做得那麼好,你怎麼這麼沒出息!”結果他(她)真的把你給摧毀了!你只能聽他(她)的話——沒出息了!
大部分人沒有成功就是因為找了一個能摧毀他的人。同樣,那些成功的人,也有一半是因為找到了一個可能激勵他的配偶。
你的配偶,要麼是來摧毀你的,要麼是你的激勵師。從白天到夜晚,從夜晚到白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她)對你的期望,跟你說的話,通過θ波和α波傳到你的大腦中,深深地印在你的潛意識中,最後就決定了你人生的成與敗!
根據心理學家研究,別人的看法比我們對自己的看法更重要。對我們影響力最大的人,前半輩子是父母,後半輩子就是配偶。
有人說,到底是克林頓娶了希拉莉,才變成美國總統?還是希拉莉有眼光,嫁給一個以後就會當總統的克林頓?其實他們是在互相影響下成為美國歷史上最般配的夫妻檔。
配偶會決定我們的命運,但是配偶是我們自己選的。你的成功要靠你的配偶,配偶不是幫你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就是在摧毀你的人際關係;不是告訴你:“你是最棒的,你一定能完成夢想。”就是告訴你:“你根本不配擁有這樣的夢想。”
談到這裡,有的人可以要鬱悶了。因為他(她)說:“你現在告訴我這個還有什麼用?我早都結婚了,孩子都有了,如果我的配偶不是那種可以激勵我幫助我的,那該怎麼辦?難道離了,重新找一個不成?”
有這種困惑的讀者朋友,請別忘了,我們前面學過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吸引力法則。一切都是你吸引來的,不…

憑什麼別人要把成功的技巧教給你?

憑什麼別人要把成功的技巧教給你?
看過日本一個很受歡迎「搶救貧窮大作戰」嗎?
在那個依照案例做不同規劃的單元節目中,總跑不掉這三個公式:
1.貧窮原因的分析 2.為了擺脫所做的努力 3.和最後的成功 而不斷上演的樣版中,所謂的大師與料理名人, 總是龜毛、變態、吹毛求疵、甚至極盡所能的虐 待試圖搶救貧窮的個體。
每每發生這樣悽慘的景況, 我那年幼被保護極好的姪子都會問我: 「他就不能對他好一點嗎?」 而我也總是說著一樣的答案: 「憑什麼別人要把成功的技巧教給你?」 是的,「憑什麼?」
這句話我自己也同樣深深的體會過....
成功人士都樂於分享,但只分享給有心學習的。
從18歲進入職場,經常遇到肯「虐待」我的主管。
要不就是賺得很多,卻摳得要死的老闆, 極盡所能的要求我為他無償加班或犧牲休假; 要不就是遇到龜毛至極的主管, 要求我遵守他的生活習慣與處事哲學; 更多的,是混到無與倫比, 卻總讓我做到死的老大級豬頭。 每每遇到這種角色,我都為了「怎麼可能會賺錢?」這個問題而困擾的想死。
每次離開那個職位時,總是出去大快朵頤一番, 來犒勞自己這段日子的辛勞奉獻。 但,我卻總是掉入所謂「勝者的詛咒」, 自以為脫逃,卻又什麼都拿不到的痛苦中。 於是,我曾經發誓要做個極為體貼而人性化的上司, 對待我的員工要視如己出。
但卻從因為砍掉新人而哭了三天的小主管, 到現在,我也成為龜毛且殘酷的人。
這條路教會了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如果你沒有心,我憑什麼教你?」
希望前輩教你成功技巧 要用「求」的
一位目前是副機長的朋友曾經說過,降落的技巧每個人都不一樣,必須透過所有前輩的教導,才能夠從中揣摩自己的方式。
但是要怎麼才能夠學到?
必須要靠你主動的去問、去學、無論對方願不願教你,你也要睜大眼睛去看。
而且往往要取悅正駕駛教你, 你必須極盡所能的配合他的要求與習慣, 也要以最大的耐性和肯學的謙卑去與他溝通。 到現在,每個月坐擁十萬收入, 購屋、買房、降落經驗職達千次以上的他, 比起七年前剛從美國拿到執照回台的狂妄, 現在的他,多了謙卑、和緩、與容忍的耐性。 也許,你現在也遇到了這樣的主管, 常常讓你有生不如死的痛苦。
也許,你正為了老闆的無理要求覺得自尊比發展重要。
也許,你很年輕有一技之長缺常被凹常被有資源的人無償提供你的專業。 但,在這樣的景氣和競爭的環境下,他能活著, 就比你有出息、有辦法,而且,有許多生存的技 巧與方式,值得你去虛心請教。
只要一天,你尚未達成自己的夢想與目標, 都要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