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6日 星期五

太多心靈雞湯不是雞湯而是毒藥,重點在於你是否能保持思維明晰,享受簡單生活

文:霧滿攔江

昨天,朋友推送篇文章給我:《讓人奴性十足的十句話》。
打開,文章作者在開篇稱:我已經厭倦了他們用這些話給我洗腦,而且早已經曲解了原來的意思。更搞笑的是,越來越覺得,越是喊這些話喊得最多的人,才是最需要應用這些話的人……
接下來是十句被扭曲的洗腦用語大排名。排名第一的是這句:
你不能改變別人,只能改變自己。
第二句的大概意思是:你不能改變環境,但可以讓自己變好。
看完後,我回復說:文章寫的賊拉拉好,我給滿分再加10分。
朋友:……世界辣麼亂,裝純給誰看,面對這種滿天狂飛的洗腦觀念,我們到底應該怎麼做?
我回復說:很簡單,你不能改變別人,你只能改變自己。你不能改變環境,你只能讓自己變好。記住這兩條,並保持自己的獨立思考,就不會失去自我,也不會冥頑不靈,這樣就可以一路幸福萌萌噠了。
朋友:……喂喂,怎麼又繞回來了?
我:砒霜有聽說沒有?劇毒元素砷,是工業生產上品質最優的澄清劑、脫色劑、保藏劑、殺蟲劑,消毒劑和除鏽劑。還是半導體生產最不可缺的原料。
砒霜是個好東西。
但如果,你拿來放在碗裡,溫柔的給男生灌下去:大郎,該吃藥了……
那麼你就是潘金蓮!
一種物質,放對了地方是優質原料,放錯了地方是惡劣毒藥。原料或毒藥,只是因為用途不同,並不能改變物質自身的屬性。
一句話,一個觀點或觀念,用對了地方,讓人成熟睿智,豐盈飽滿。用錯了地方,盡顯其居心不良,居心叵測。但無論是用對還是用錯,並不能增減這句話的原有價值。它的價值就擺在這裡,只要人性不變,萬古千秋,不增不減。
就拿《讓人奴性十足的十句話》這篇文章來說,我為什麼給他打滿分並加10分?因為作者的腦子是非常之清醒,他在文章開篇,就已經明確說清楚——越來越覺得,越是喊這些話喊得最多的人,才是最需要應用這些話的人。
作者的意思,就好比有個滿身臭烘烘的人,指著衣冠清潔者大吼:你應該保持衛生,每天洗澡!
最應該保持衛生,立即去洗澡的,當然是這位劇臭人士。他可以無視自己身上的髒,但我們不能就因為他不洗澡,就連這句話,跟這髒貨一塊丟出去。
誠如魯迅先生所言,髒水要撥掉,孩子要留下。
那麼問題來了,應該如何辨別一句話的適用範疇?有沒有個原則,能夠讓我們辨析洗腦與立志,區分攻擊與鼓勵呢?
有有有。
這個辦法叫,認清控制你的三種因素。
白岩松說:誰的成長不是驚心動魄?
成長就成長唄,有啥可驚心動魄的涅?
驚心動魄,是因為在我們自身意誌之外,存在著三種力量,始終在試圖奪取對我們人生的控制權。
聽起來好可怕。
但實際上沒什麼可怕的,這三種力量,分別來自於我們週邊的人,群體的環境,以及我們人格中殘缺扭曲的部分。
第一類控制,來自於我們身邊的人。
這些人其實並不壞,甚至有的善良到令人髮指的程度。
可是他們太軟弱,太脆弱,比之於我們更無力。
正是因為他喪失了控制自己的能力,才把希望轉向我們。
當他們犯錯時,害怕被究責,就會無意識的先發制人,對你肆加指責。以轉移你的注意力。
另一種情況是,當對方心理太虛弱時,就會不停的抱怨,這就是網路上最招人恨的所謂負能量。其實他們只是想讓你替他承擔人生責任,但這是辦不到的。人生責任,只能自己擔負。所以抱怨非但不會有什麼效果,還會引發深度的衝突與憎恨。
當一個人控制不了自己的時候,就轉而控制身邊的人。
如前所述,諸多心靈雞湯,正是給這類朋友預備的,絕對大補。可是他們心智太脆弱,這些人的心靈發育,遠滯後於身體,身體都已經成年了,心智卻仍然幼稚笨拙。他們就好比是病人,卻把該自己喝的湯藥端給你,你喝著處處不對味,難免會發飆。
第二類控制,屬於不良環境控制。
就是環境中存在著不好的東西,讓你屈服,強制你順從。
李尚龍有篇文章《只要沒被世界改變,就改變了世界》,內容說他剛剛進入軍校時,被班長體罰,拿皮帶抽屁股,啪,嗷!啪啪啪,嗷嗷嗷!抽得這些孩子們眼淚汪汪,哭著喊媽媽。
於是李尚龍與諸戰友握手發誓,苟出息,勿相欺。等到自己熬成老兵,絕對要溫柔親切的,對待新戰友。
但等他們真的成了老兵,卻發現情況又不對了。
李尚龍說到他一個叫達飛的戰友,當上了排長,有士兵因為想媽媽夜晚哭泣,被班長暴揍。達飛立即過去阻止。結果班長不樂意了,說:排長,你不懂,新兵管理是一門高深的藝術,你躲開讓我接著打……
達飛堅決不允許。
班長發飆了,幾名班長投訴,聲稱達飛不懂管理藝術。而新兵們害怕受牽連,也都躲著達飛。
結果,達飛非但沒有改變環境,反而被調離了。
這個故事說的,就是人在不良規則下的無能為力,許多人可謂身有同感。
所以李尚龍同學發憤苦學英語,最終夜奔新東方,先當老師後寫文章,成功的改變了自己。
所以他說:只要沒被世界改變,就改變了世界。
可是事情還沒完,你李尚龍逃了,軍隊那邊怎麼辦?
這就牽涉到了第三種控制,來自於每個人內心深處的、人格殘缺的不良控制。
人類,是地球上雄踞於食物鏈頂尖的物種。
但是,並不是說你爬得高,吃得兇,就十全十美了。
人類最多不過佔個胃口大,吃相狠,並非是完美無缺。
這意思是說,我們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都會因為遭受到環境控制,而在心靈上留下點點殘缺。這些殘缺日積月累,漸漸的形成了我們自身的一部分。
人類都是有高尚追求的,但人格上的殘缺,卻像是拴在我們腳裸上的大磨盤,總是拉著我們向下墜落。
人人都渴望成就一番偉大的事業,但懶惰的有,消極的有,這些懶惰和消極情緒,就是拴在我們腳上的大磨盤,讓有些人,最終一事無成。
人人都渴望自己表現的完美,但暴脾氣的有,不修口德的有,這些怪異的壞毛病,讓有些人成為了自己最討厭的人。
我們能夠輕易的識別他人控制,甚至也能夠擺脫不良的環境控制,唯獨在對付自己這方面,成績最是拿不出手。縱然是名家大師,也多有在自己的惡劣習性面前,敗走麥城的。
比如說,大哲學家叔本華,他的成就如日中天,但他的為人卻始終遭受非議。曾有個女裁縫在樓梯口聊天,他嫌人家吵,沖過去猛的一推,女裁縫嘰哩軲碌,順樓梯滾了下去。結果女裁縫摔殘,法院判暴脾氣的叔本華按月賠償。後來女裁縫死了,他幸災樂禍的在日記上寫:obit anus, abit onus——哈哈哈,老太婆死了,老子終於輕鬆了。
你看,這哪像個偉大的哲學家?
純粹是個無賴好不好?
所以,如叔本華這類,能夠戰勝他人控制、戰勝環境,唯獨敗在內心齷齪慾念之下的,並不是少數。
有些人沒有叔本華的才華與思想,但毛病更嚴重。有些人都一把年紀了,卻仍然是言語無味,面目可憎,甚至肆意淩辱年輕人——幾天前,有個姑娘在網路上留言,她懷孕了,坐公車時,被幾個老頭圍住,逼她起來讓座。她解釋說自己身體不便,結果遭到了老頭們惡毒的污辱與嘲笑。這就是壞人變老了,老而彌壞,就成為這個社會上的毒瘤。它好似一面鏡子,時刻讓我們看到自己,讓我們保持心裡的純淨,無論環境如何,也不要走到這不堪的地步。
這就是李尚龍筆下的達飛,在軍營的陋習面前,黯然敗走的因由——那些人太急於戰勝別人了,他們疏略了自己,忘記了自己是不完美的。
所以,面對人性上的不完美,必須要向李尚龍說的那樣,讓你自己努力強大,不忘初心——不忘初心的意思就是說,伴隨你的強大,你對環境的影響權重也越來越大,你就是別人的環境,有能力別讓人學壞,有能力讓別人跟你學好,這樣的強大才堪稱完美。
有朋友說,好複雜耶,可我想過簡單純淨的生活……
真正的簡單,不是混沌一片無知無識,而是條理清晰內心澄明——只有腦子清晰的人,才能夠活得簡單。
而且這一點也不複雜,簡單到了不能再簡單。
對我們的影響,無非不過是三個因素:個體的他人,群體的社會環境,以及我們自己。

這三種因素,都是人性的反映,呈現出來的是善惡交織,是非錯雜的這麼個情形。
此三者對我們的影響,各有側重。
他人的控制,極易識辨,因而最微弱。即使是身邊的人再不堪,這種影響也是有限的,時間有限,效果更有限。
所謂環境的影響,更多的不過是藉口。正常情況下,環境也是有好的一面,但好的影響一點沒體現出現,壞影響卻照單全收,你說這又能怪誰?
只能怪自我。
明晰的頭腦,向善的心靈,不辜負此生的意願,兼以對幸福未來的想往,這就構成了我們從環境中吸取良性的養料,排斥不良影響的基本條件。
我們來到這世上,就是為了活得更好,活得爽,活得輕鬆,活得快樂。
只有成為自己理想中的人,才會構成他人的良好環境。
但有些人,終生長不大。比如說那些變壞的老人,早年他們應該也有少年的純情之夢,但不過是一念之差。差就差在,他們不認為自己能改變環境,而是選擇了你壞我更壞。這一壞,他們就成了這世間的污濁之物。雖然他們自己也知道這一點,但卻固執的不願回頭。
這些人,多半也是最喜歡把他們應該喝的心靈湯藥,拿給別人喝,希望別人給他們讓開路,讓他們壞得更嗨。
可是他們不知道,壞是降低智商的不二法門。因為壞,心思總是放在別人身上,坑人或害人。所以公眾必然無視他們,這就讓他們極度的缺乏存在感,為了引發關注,於是他們就像人來瘋的熊孩子一樣,表現得越發不堪。
變壞必變蠢,這是人們不希望自己變壞的根本原因。
更多的人,還是希望不辜負自己這一生的。希望在公眾面前,獲得更充實的存在價值。這時候我們會讓自己頭腦保持明晰,縱然是不良之人,把他們該喝的心靈湯藥端過來,也只是付之一笑:我幹了,你隨意,反正你的人生,也不需要我來負責。
我們只負責自己的人生。
以及我們所能夠影響到的環境。
我們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好,讓自己週邊的小環境,變得更好。這樣我們就先行一步抵達了自己的預期,並在這個美好的規則區,與同質的人相處,享受生命的快感與尊嚴,並耐心的,等待那些追趕而來的人。我們相信,在這樣的環境中,人會越來越多,直到我們週邊的小環境,變成一個全社會的大環境。到那時候,我們再來享受新的煩惱,和更高品質的鬱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