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5日 星期日

你沒看到的,才是真相



二戰時:

當時,起飛交戰的盟軍飛機,被德軍飛機打得滿是彈洞,返回時無不是傷痕累累。飛機的中彈位置,並不均勻,但多是分佈在機身上。
 
有一次,將軍們開會討論這個問題。所有的將軍都認為,機身目標更明顯,更容易挨子彈,所以呢,應該在機身上加厚鋼板,保護飛機……
 
取得共識,將軍們正要拍板,這時候教授說話了。
 
教授說:你們錯了,應該在飛機引擎上加厚鋼板,而非在機身。
 
搞笑,眾將軍嗤之以鼻孔:引擎上彈孔最少,或是根本沒彈孔,彈孔都在機身上啊!你居然想往中彈最少的引擎上加厚鋼板,你神經啊?
 
教授慢條斯理的道:你們這些象尊貴的豬一樣蠢的將軍們,請動豬腦子想一想,為什麼引擎上中彈最少涅?
 
對呀,為啥呢?
 
因為,教授說——引擎中彈的飛機,根本就沒回來!
 
都它娘的墜毀了!
 
所以,你得加固引擎,才能讓灰機安全的回來。
 
啊……將軍們目瞪口呆:真的耶……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你看到的,並不是真相。
 
你沒看到的才是!

將軍看到的是回來的,而教授看的是從具體到抽象——他眼睜睜的看著年輕的戰士,意氣風發爬上飛機,去時一大群回來零星幾個,教授的心,幾乎是崩潰的。
 
將軍只看到生還者,而教授卻同時看到生還者與死者。
 
所以,教授要想的問題,不只是生還者是怎麼回來的,還要考慮,犧牲者為什麼沒能回來?
 
教授的思考範疇,比將軍們多了一部分。

我們常說,智慧就是慈悲之心,冷酷的將軍們失去慈悲,就失去智慧。

我們日常的思考,如果能把握這麼幾個要點,那你就會讓人刮眼相看,也會讓自己,成為一個睿智的成功者。
 
第一個,能把具體問題抽象化,總結出事物內在的規律。
 
第二個,能把抽象問題具體化,能用原理解決現實問題。
 
第三個,能把複雜問題簡單化,找出紛繁雜亂之後的法則。
 
第四個,還要能把簡單問題複雜化,全景俯瞰問題之後的規律世界,再回到第三步,複雜問題簡單化,你就會對紛亂的世相了熟於心,處理起問題來直如廚丁解牛,順風順水了。
 
最後要說的是,如何做到這幾點。
 
具體問題抽象化,這是最容易的。這是人類思維的共有特點,小朋友在成長時,自然而然就會這樣做——但小朋友跟專業人士差別是,差錯率有點高。
 
要做到具體問題抽象化,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不能只盯著問題本身——必須要看到問題的全域。

要強化自己這方面的訓練,必須習慣於圖表或圖畫方式,目的只是為了避免天性上的疏失。
 
抽象問題具體化,這是孔子所說的學而時習之,是陽明先生說的知行合一。你可能知道許多道理,又或是讀了一肥肚皮的書,但偏偏知行分岔劈腿,硬是合不了一,那一定你還沒有完成下兩步的訓練:
 
複雜問題簡單化,這個與具體問題抽象化異曲同工。只需要抓住複雜問題的關鍵節點,分清主次,拎清輕重,大多數人都沒什麼問題。
 
難度在簡單問題複雜化上。
 
現實中,一個簡單問題,看似一個不起眼的繩頭,抄起來一揪,我靠,你會震驚的發現,這繩頭實際上是頭大象的尾巴,後面還有頭大象。
 
一個簡單的道理,也是這樣。這個道理看似只是一 個點,實際上是人性黑箱中露在外邊的一個小小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