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你拿著高薪,卻不知道自己已經破產 作者: 张立宪

“只有破產的公司,沒有倒閉的個人。”
兩個月前又見到一位同行,他本是一家頗有名望的雜誌社總經理,如今再創業,風生水起。我問他用人之道,他說很重要的一條心得是:儘量不用媒體人,尤其是那些老部下。
這種說法讓我很是意外。
聽他一一道來:“當年傳統媒體紅火的時候,那些以‘名記’身份行走傳媒江湖的人,既眼高手低,又好吃懶做,真真徒有虛名,名不副實。整天樂於聽人恭維,忙於開發佈會拿紅包,急於炫耀自己社會關係之廣,卻連篇軟文也寫不好。”
我不由得表示贊同,聽他接著說:“這樣的名記,是被他所在的媒體賦予的名聲,並且也被慣壞了,我要真把他招過來,既不好用,也用不起。”
這位仁兄的偏見實在是頗有道理:有的人實際上已經個人破產,只是在靠所供職的還沒倒閉的機構活著。
冷靜想一下,我們是否已經讓自己處於這種境地?
想起當年電視臺如日中天、炙手可熱的時候,我領教過的一個台裡員工。
那位負責燈光的人被稱為“燈爺”,對別人永遠是頤指氣使的口吻,對自己永遠覺得含著天大的委屈。
找他做最簡單的事情都得賠著笑臉,而他做最分內的事情都覺得是別人在給他添麻煩。更可怕的是,我們都對這樣的大爺習以為常。他老人家稍微嘴臉好看點兒,手腳勤快點兒,便覺得是恩賜。
直到後來見識了一位香港“燈爺”——
永遠不用你操心、催促,在規定的時間內到位,黑著臉不許別人碰他的器材,手腳麻利地快速解決一切事情,工作成效之高、之專業,幾乎都讓你意識不到他的存在。
再看我們這位爺,遇到潛在的金主,想給自己撈點野活掙點外快,就倨傲又殷勤地給人家遞名片:我是中央台的。
那時的我年輕氣盛,看到這一幕,鄙夷地想:把你名片上“中央電視臺”那幾個字劃掉,你什麼也不是。
這些年,中國房地產行業空前繁榮。建築師這個職業,應該是機會大大的,掙錢多多的,心裡美美的吧。
一位建築界的老師卻對我說,高歌猛進的房地產行業,還有那些地標式的公共建築,不僅對城市、對環境造成破壞,對公眾審美形成摧殘,還把一代建築師給毀了。
我吃驚地問為什麼。他的要點是:
1. 因為活兒太多,素質不高的設計師也可以有幹不完的單子應接不暇;
2. 因為錢太好掙,許多建築師沒有了自我提高的主動與自覺;
3. 因為工程太趕,缺乏原創、智慧含量和時間成本越少的設計成為首選,行業的水準線便越來越低。
一位做建築圖書的出版業同行,準備引進一套歐洲建築叢書,全套有二三百本,囊括了當代建築的各位大師,全面呈現其作品和建築理念。
我想當然地認為這套書會很好賣,因為它本來口碑就好,建築裝飾類圖書又永遠在書店裡佔據相當比重,中國的建築設計行業人多,錢多,需求又大。
她說給我的發行量卻低得驚人。這套書只引進了十幾種,原來宏偉的出版計畫看來會中途夭折。
她的觀點也是:大家的學習動力沒有了,因為錢太容易掙。一個建築師不用看這些書,照樣有掙不完的錢。
一個行業的繁榮,對個人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們去年簽下一套英文書的版權,寫人類偉大的歷史文化遺跡。因為它和建築有很大關係,所以我想邀請建築界的專家——外語又好、又懂建築的人來翻譯。
找到一位人脈廣的老師求助,他說:“你可能在建築界找不到人。沒人願意接你的工作。你看,能夠勝任翻譯的人,得是具備一定能力和資歷的人。一本書的翻譯至少要幾個月的時間,稿費最多幾萬塊錢,可人家用幾個晚上時間畫建築圖紙,就能掙幾萬塊。”
我說:“這不正好嗎?用幾天時間畫圖,把幾萬塊錢掙出來,那不就沒有後顧之憂,更能踏踏實實、專心致志搞翻譯了嗎?”
“你這個邏輯太自作多情了,也把你的書看得太重要了。人家想的是,花幾個月時間來翻譯你這本書的話,就意味著耽誤了畫多少圖、失去了掙多少錢的機會。並且這種活兒都還排著隊等他來接呢,誰還稀罕為你翻譯,誰算不明白這筆賬呢?”
一個人都溫飽無憂了,何必還為掙錢,把自己搞得連翻譯一本書這麼有樂趣的事都不做呢?我兀自不甘心地咕噥。
有了小房子還要改善性住宅,有了大房子還要弄別墅。永遠掙不完的錢,永遠畫不完的圖。大家的時間,都用來趕這些行活了。
好吧,我之蜜糖,彼之砒霜。
中國三十多年,破產的公司、機構不計其數,但中國幾百家出版社,好像自始至終沒有一家倒閉的。
行業的繁榮或依賴政策形成的穩定,會給一些魚龍混雜、蜂擁而入的從業人員造成錯覺,相信自己可以高枕無憂不思進取,甚至以為自己“亦有貢獻”。可在危機來臨之前,一個人的能力儲備、職業素養、知識更新、自我成長,會自覺地被激發、強調出來麼?
寫到這裡,我突然有一種擔心:這些永不倒閉的出版社,已經把一些編輯養殘,自我破產了。
我們有沒有勇氣和清醒,獨立於外部環境和行業冷暖,明白自己要做些什麼?
組織解體的速度,比我想像的還要快。
組織解體的方式,不是倒閉。
而是迫於競爭壓力,把自己平臺化。
組織變成一群人的協作體。
就像一個球隊。
你確實是在一個群體裡效力。
但是你的每一個技術動作,每一分貢獻,都在被整個市場觀察。
你必須成為自己的 CEO。
從這個意義上說,無論你是否擁有一家公司——
實質上,你都即將成為“創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