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你拿著高薪,卻不知道自己已經破產 作者: 张立宪

“只有破產的公司,沒有倒閉的個人。”
兩個月前又見到一位同行,他本是一家頗有名望的雜誌社總經理,如今再創業,風生水起。我問他用人之道,他說很重要的一條心得是:儘量不用媒體人,尤其是那些老部下。
這種說法讓我很是意外。
聽他一一道來:“當年傳統媒體紅火的時候,那些以‘名記’身份行走傳媒江湖的人,既眼高手低,又好吃懶做,真真徒有虛名,名不副實。整天樂於聽人恭維,忙於開發佈會拿紅包,急於炫耀自己社會關係之廣,卻連篇軟文也寫不好。”
我不由得表示贊同,聽他接著說:“這樣的名記,是被他所在的媒體賦予的名聲,並且也被慣壞了,我要真把他招過來,既不好用,也用不起。”
這位仁兄的偏見實在是頗有道理:有的人實際上已經個人破產,只是在靠所供職的還沒倒閉的機構活著。
冷靜想一下,我們是否已經讓自己處於這種境地?
想起當年電視臺如日中天、炙手可熱的時候,我領教過的一個台裡員工。
那位負責燈光的人被稱為“燈爺”,對別人永遠是頤指氣使的口吻,對自己永遠覺得含著天大的委屈。
找他做最簡單的事情都得賠著笑臉,而他做最分內的事情都覺得是別人在給他添麻煩。更可怕的是,我們都對這樣的大爺習以為常。他老人家稍微嘴臉好看點兒,手腳勤快點兒,便覺得是恩賜。
直到後來見識了一位香港“燈爺”——
永遠不用你操心、催促,在規定的時間內到位,黑著臉不許別人碰他的器材,手腳麻利地快速解決一切事情,工作成效之高、之專業,幾乎都讓你意識不到他的存在。
再看我們這位爺,遇到潛在的金主,想給自己撈點野活掙點外快,就倨傲又殷勤地給人家遞名片:我是中央台的。
那時的我年輕氣盛,看到這一幕,鄙夷地想:把你名片上“中央電視臺”那幾個字劃掉,你什麼也不是。
這些年,中國房地產行業空前繁榮。建築師這個職業,應該是機會大大的,掙錢多多的,心裡美美的吧。
一位建築界的老師卻對我說,高歌猛進的房地產行業,還有那些地標式的公共建築,不僅對城市、對環境造成破壞,對公眾審美形成摧殘,還把一代建築師給毀了。
我吃驚地問為什麼。他的要點是:
1. 因為活兒太多,素質不高的設計師也可以有幹不完的單子應接不暇;
2. 因為錢太好掙,許多建築師沒有了自我提高的主動與自覺;
3. 因為工程太趕,缺乏原創、智慧含量和時間成本越少的設計成為首選,行業的水準線便越來越低。
一位做建築圖書的出版業同行,準備引進一套歐洲建築叢書,全套有二三百本,囊括了當代建築的各位大師,全面呈現其作品和建築理念。
我想當然地認為這套書會很好賣,因為它本來口碑就好,建築裝飾類圖書又永遠在書店裡佔據相當比重,中國的建築設計行業人多,錢多,需求又大。
她說給我的發行量卻低得驚人。這套書只引進了十幾種,原來宏偉的出版計畫看來會中途夭折。
她的觀點也是:大家的學習動力沒有了,因為錢太容易掙。一個建築師不用看這些書,照樣有掙不完的錢。
一個行業的繁榮,對個人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們去年簽下一套英文書的版權,寫人類偉大的歷史文化遺跡。因為它和建築有很大關係,所以我想邀請建築界的專家——外語又好、又懂建築的人來翻譯。
找到一位人脈廣的老師求助,他說:“你可能在建築界找不到人。沒人願意接你的工作。你看,能夠勝任翻譯的人,得是具備一定能力和資歷的人。一本書的翻譯至少要幾個月的時間,稿費最多幾萬塊錢,可人家用幾個晚上時間畫建築圖紙,就能掙幾萬塊。”
我說:“這不正好嗎?用幾天時間畫圖,把幾萬塊錢掙出來,那不就沒有後顧之憂,更能踏踏實實、專心致志搞翻譯了嗎?”
“你這個邏輯太自作多情了,也把你的書看得太重要了。人家想的是,花幾個月時間來翻譯你這本書的話,就意味著耽誤了畫多少圖、失去了掙多少錢的機會。並且這種活兒都還排著隊等他來接呢,誰還稀罕為你翻譯,誰算不明白這筆賬呢?”
一個人都溫飽無憂了,何必還為掙錢,把自己搞得連翻譯一本書這麼有樂趣的事都不做呢?我兀自不甘心地咕噥。
有了小房子還要改善性住宅,有了大房子還要弄別墅。永遠掙不完的錢,永遠畫不完的圖。大家的時間,都用來趕這些行活了。
好吧,我之蜜糖,彼之砒霜。
中國三十多年,破產的公司、機構不計其數,但中國幾百家出版社,好像自始至終沒有一家倒閉的。
行業的繁榮或依賴政策形成的穩定,會給一些魚龍混雜、蜂擁而入的從業人員造成錯覺,相信自己可以高枕無憂不思進取,甚至以為自己“亦有貢獻”。可在危機來臨之前,一個人的能力儲備、職業素養、知識更新、自我成長,會自覺地被激發、強調出來麼?
寫到這裡,我突然有一種擔心:這些永不倒閉的出版社,已經把一些編輯養殘,自我破產了。
我們有沒有勇氣和清醒,獨立於外部環境和行業冷暖,明白自己要做些什麼?
組織解體的速度,比我想像的還要快。
組織解體的方式,不是倒閉。
而是迫於競爭壓力,把自己平臺化。
組織變成一群人的協作體。
就像一個球隊。
你確實是在一個群體裡效力。
但是你的每一個技術動作,每一分貢獻,都在被整個市場觀察。
你必須成為自己的 CEO。
從這個意義上說,無論你是否擁有一家公司——
實質上,你都即將成為“創業者”。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成功的一半靠配偶,另一半靠夥伴

一、成功一半靠配偶。 配偶是誰?就是晚上睡在你旁邊的人,是你的老婆或者老公。配偶太重要了,是成功最大的關鍵。 不管再怎麼努力,你這一輩子有50%以上的成功是掌握於睡在你旁邊的人,他(她)可以什麼事都不做,但卻可以掌握你成功的50%以上的因素,因為他(她)可以“催眠”你。
為什麼“枕邊風”那麼厲害?因為一個人還沒有睡醒和快要睡着的時候,也就是半醒半睡的時候,大腦處於一種稱之為θ波的狀態,這時候的大腦吸收信息是最快且無條件接受的。同時,一個人在家裡聽音樂或休閒的時候,大腦還可能處於另一種叫α波的狀態,當大腦處於這種狀態時,同樣也是特別放鬆,思緒自由飛翔、富有創造力的時候。
一個人的大腦處於這兩種時段時,接收什麼樣的信息,可以直接進入右腦,進入潛意識,就像是在接受指令,他(她)說“你是天才,你是偉大的億萬富翁”,你漸漸地就會覺得自己真的很不一般,說不定哪天就成了這樣的人!他(她)說“你是一個混蛋,我瞎了眼才認識你,我很後悔,你看別人都做得那麼好,你怎麼這麼沒出息!”結果他(她)真的把你給摧毀了!你只能聽他(她)的話——沒出息了!
大部分人沒有成功就是因為找了一個能摧毀他的人。同樣,那些成功的人,也有一半是因為找到了一個可能激勵他的配偶。
你的配偶,要麼是來摧毀你的,要麼是你的激勵師。從白天到夜晚,從夜晚到白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她)對你的期望,跟你說的話,通過θ波和α波傳到你的大腦中,深深地印在你的潛意識中,最後就決定了你人生的成與敗!
根據心理學家研究,別人的看法比我們對自己的看法更重要。對我們影響力最大的人,前半輩子是父母,後半輩子就是配偶。
有人說,到底是克林頓娶了希拉莉,才變成美國總統?還是希拉莉有眼光,嫁給一個以後就會當總統的克林頓?其實他們是在互相影響下成為美國歷史上最般配的夫妻檔。
配偶會決定我們的命運,但是配偶是我們自己選的。你的成功要靠你的配偶,配偶不是幫你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就是在摧毀你的人際關係;不是告訴你:“你是最棒的,你一定能完成夢想。”就是告訴你:“你根本不配擁有這樣的夢想。”
談到這裡,有的人可以要鬱悶了。因為他(她)說:“你現在告訴我這個還有什麼用?我早都結婚了,孩子都有了,如果我的配偶不是那種可以激勵我幫助我的,那該怎麼辦?難道離了,重新找一個不成?”
有這種困惑的讀者朋友,請別忘了,我們前面學過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吸引力法則。一切都是你吸引來的,不…

[行銷] 過度重視點擊率是廣告亂象的緣由

美國行銷大調查:數位行銷的體驗很糟糕
行銷調查非營利組織 IAB(Interactive Advertising Bureau)報告,73% 的行銷人員及媒體代理商主管認為數位行銷的體驗需要改善。其中 54 % 認為雜亂的廣告呈現是體驗糟糕的主因。其餘原因還有影音廣告自動播放等格式。Link 李建勳: 廣告不應只求點擊,應該回到最初的感受和散播! 去年九月,一則標題為「談台灣糟糕的蓋版廣告! Google:我們非常嚴肅看待」的新聞,讓大家開始重視「蓋版廣告」的糟糕經驗。當時台灣記者問 Google 對於蓋版廣告的態度,Google 表示內部光是負責處理「不良廣告」的工程師就有上百位。而且光 2014 年,Google 就殺掉超過 10 億支不好的廣告,以展示對使用者體驗的重視。 什麼是糟糕的廣告?只要消費者覺得被干擾,就是糟糕的廣告。 可是糟糕的廣告是怎麼誕生的?畢竟沒有廣告主一開始就要求觀眾強迫看廣告吧?每個廣告製作人應該都希望消費者是看了廣告後,留下深刻印象,進而在社群上擴散。 事實上,蓋版廣告是廣告快速數位化後,惡性循環的結果。 早期的手機蓋版廣告以《蘋果日報》最早在新聞媒體上使用。這兩三年來,各大媒體及網路平台陸續跟進。於是廣告主選擇變多,開始比較各家媒體效益。 評估績效的方式是由第一線行銷人員對老闆呈報,以點擊率或轉換率為指標。一旦數字不漂亮,廣告主便開始施壓廣告供應平台。這時平台為了讓指標更好看,只好花招百出。不是調整廣告的形狀、把關閉頁面的「X」變小,就是把「X」放到廣告外面、製作假「X」混淆視聽等。一切只為了製造更多點擊。當行銷人員尋求數字漂亮,也失去了作廣告的初衷 ── 打進消費者心中。 此外,影音廣告崛起,更出現另一種亂象。當你在欣賞 MV、看新聞、或用 app 追劇時,無論使用何種裝置,播放影片前都會出現影音廣告。早期還有「略過廣告」的按鈕可選;近期出現「強迫看完廣告」的型式,例如去年進入台灣的 Line TV,與後來的 Yahoo Screen。 現在廣告主更開始要求廣告公司:「我這支廣告拍得很好,要讓網友完整看完」、「我不要 5 秒略過,否則怎麼知道網友有沒有真的看到」、「我這是最夯的病毒影片,你要幫我達到百萬觀看數」。這些要求讓廣告人各個疲憊不堪。 為何行銷人員要如此任性?還是因為錯誤的績效指標。 當第一個廣告供應平台提供「看完廣告」才收費的計價方式,其他廣告供…

如何解釋我的顧問職務

假如你問我,
聘請我當顧問的內容是什麼,
我會說這一篇很類似我做的,
一直以來我都期許自己貢獻,
除了貢獻也保持中立和跨界,
文中內容或許未達職務標準。

但卻是我看的很有感的一篇,
也是讓我比較能夠說明解釋。

這職務在台灣少之又少,
而我當營運行銷顧問後,
又更少人這職務在幹嘛,
有空的朋友或許看看吧!

若您需要我的地方
或許
這就是我能給予的

#勳觀點
#李姓網友
#顧問神人生
#策略佈局
#隱形幕僚

https://www.hbrtaiwan.com/article_content_AR0000580.html?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201710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