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世大運門票狂賣好讚】開閉幕票早就賣光!柯文哲用了啥魔法讓售票起死回生?

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今天(19 日)開幕,之前網路對「售票情況慘淡」吵得沸沸揚揚,如果在一週前用 Google 搜尋「世大運 售票」,會出現以下情況:
民進黨立委王世堅痛批世大運售票情況很慘,民進黨立委姚文智也說:「這是柯文哲的個人秀」感覺沒有把台灣行銷出去,也沒有凝聚台灣人的凝聚力,像是柯文哲一人的世大運。
一週後,情況卻截然不同。可能因為北市府聘請了「懂得年輕人的心」的團隊來操刀,讓原本外界質疑「柯文哲一個人的世大運」連結到台灣人的回憶:
這確實是成功的方式,有效連結台灣人的集體記憶,也讓大家能一起繼續製造回憶。世大運發言人楊景棠昨天(17 日)也在例行記者會表示,開幕式、閉幕式門票合約 2 萬 5000 張已經售完,競賽門票銷售近 32 萬張,占 45%。
世大運執委會今天在媒體中心舉行記者會,發布門票銷售情形。熱門運動滑輪溜冰、羽球、跳水、擊劍預售票已經售完,舉重、體操剩下不多。
網友 gmoz 在 PTT 公布他用自己寫的程式掃出的官網售票狀況如下:
(最近更新 8 月 18 日上午 9 點 32 分:競技體操已全部售罄。)
2015 光州世大運售票率 52%,目前台北世大運光是競賽票就 45%,而除了預售票之外,每場也都保留 10%在該場館當天第一場賽事開打前 1 個小時販售;換言之,台北世大運的售票還有可能賣得更好。

那之前票為什麼會賣很差?

BuzzOrange 報橘採訪了 C Channel 的張倫維、數位時代專欄作家李建勳、創集團共同創辦人黃志靖,詢問為什麼世大運的票銷售情況會是如此?當「台灣」作為一個品牌時要怎麼行銷?未來政府遇到相關活動賽事時,可以怎麼處理?以下是綜合三者的整理:
為什麼世大運初期的行銷台灣人不買帳?
  • 可能一:沒對正確的族群說話
張倫維用了簡單的比喻:「喜歡打棒球的人,你有在日常生活中接觸到任何和「世大運棒球賽」有關的廣告或資訊嗎?」如果沒有,那可能就是原因之一了。張倫維補充:「世大運又不是奧運,你丟給普羅大眾沒用」,世大運是全國性、世界級的盛會,但不同的族群會各自有想看的內容。
張倫維說,假設想讓夠多外國人與會,得用大數據的輪廓向背包客、運動選手下廣告才是,例如離台灣很近的日韓、東南亞背包客。
李建勳也提到,尤其國際間一直不停發生太多事情,台北世大運的時間和東京奧運又很相近,外國觀光客可能因此捨棄來台北世大運的機會。
  • 可能二:溝通感染力不夠強,台灣的賣點是什麼?
台灣迷人的特色讓人知道了嗎?
李建勳說,世大運不單單只是運動比賽,既然柯文哲希望是「把台灣行銷出去」,就該讓人感受到台灣的文化和能量。或是以「一日生活圈」為賣點的台灣,除了台北之外的其他特色有沒有推播出去,讓國內、外觀光客還能去各地旅遊?
張倫維提到,可以連結場館周邊的小吃,營造出「嘉年華」的氛圍。氛圍對了、民眾情緒高漲了,自然能達到宣傳效果。
  • 可能三:行銷能量還在醞釀,尚未能激勵台灣人站出來挺世大運
黃志靖特別強調,其實初期的行銷沒有不好,紅到外國的游泳池捷運車廂、讓台灣年輕人瘋傳的網紅 youtuber 影片也都是成功的宣傳手法,但還差一點才能感受到台灣的「品牌力」。
黃志靖點出北市府該注意的行銷邏輯:「台灣是一個品牌」不分國內、外,這是北市府在做行銷時首要的前提,否則事後的宣傳很容易歪掉。確立之後,便要有足夠的能量驅動民眾行動。
「尤其台北並不是運動城市,想在這樣的城市舉辦運動賽事,最簡單的做法是堆疊出選手的明星光環」,黃志靖說:「要讓內行的人津津有味看門道、外行的人喜孜孜看熱鬧。」
「目前世大運的選手鮮少被提及,這是很可惜的事。其實世大運是奧運的前哨戰,這些選手再過幾年就可能參加奧運了,但大家沒有意識到這件事。」黃志靖點出民眾的問題,如果還把世大運的想像停在「大學生的活動」,這樣的想法非常可惜。
承上,那以後政府承辦類似活動賽事還可以怎麼做?
  • 作法一:用網紅可以,可是要先想到媒體可能的操作
針對一系列的網紅影片,張倫維這樣說:「找網紅來行銷沒有錯,但影片到了媒體端卻都聚焦在『柯 P 好好笑』、『機智問答和冷笑話好有趣』等等,一開始就要先選好媒體可能會發酵的素材。」否則反而是模糊焦點。
「網紅跟運動有什麼關係?平常看這些網紅影片的人真的會看體育比賽嗎?張倫維也說,他會擔心這次北市府過度在意曝光度而忽略售票的轉換率。
  • 作法二:台灣消費的決定權在女生身上,把握這點!
以經營女性顧客為主的 C Channel 經驗作為結合,張倫維說,其實在台灣,老公、男友的週末活動原則上都取決於他們的另一半!「日後要做行銷不妨多針對女性宣傳,由女性引導家人行動、消費。」這樣的做法會更事半功倍。
那又該怎麼讓女生關注世大運?對我的進一步詢問,張倫維建議,可以找女生平常會關注的明星偶像,由她們親自走一趟世大運:從桃園機場一路搭車到台北,在台北搭捷運至賽事場館,看完比賽後去夜市吃小吃等,製作出「讓世大運帶你走一遍台北秘密聖地」的武功秘笈吸引客群。
  • 作法三:對不同的族群說話,說的話必須是「故事」
張倫維建議這樣做影音行銷:其實每個運動項目都可以用成本低的短影片形式去做,這樣可以製作出不同的內容溝通更多的族群;或者多提及賽事的「地點」,用地緣情感說服住民買票看比賽。
黃志靖則是提到,像「台灣」這樣的舊有品牌,想借活動賽事重塑形象時,一定要描述「故事」。單純討論「運動賽事」可能讓人興趣缺缺,但如果今天講的是「台灣在國際地位未明朗的艱困情況下辦了世界級的運動賽事,而我們都躬逢其盛生活在其中」
感覺不一樣了吧?
黃志靖還特別補充,精緻的宣傳片、網紅親民的宣傳、讓人驚呼的捷運車廂,這些熱鬧的宣傳方式都有讓北市府得行銷分數,但最後要做的是連結台灣人的榮耀感,告訴台灣人:「我們努力到現在,走向國際一點都不丟臉」,持續營造出參與感,讓市民、世大運籌備團隊、柯文哲能一起為了同一個願景期待、努力,不能讓明明是「世界級盛會」的世大運淪為一則則如過眼雲煙的「新聞事件」。
最後李建勳則是說到,不能放大短期的缺點,要用更長的時間來看待世大運,要給台灣的溫度和文化能量一點醞釀的時間,不到世大運結束的最後一刻不能果斷評論柯文哲辦世大運的功過,但不可否認的,世大運確實是一場「世界級的盛會」,北市府該針對此好好宣傳。
身為女性,我對張倫維提出的「由女性引導消費」其實十分有感,原本打死不肯出門的男友也因為很尊重我「想去現場看世大運棒球賽」的提議,願意出門曬太陽 XD 台灣人可以好好珍惜參與像世大運這樣的世界級盛會,就算你不認同柯文哲這個人,也可以試著放寬心檢視他做的努力,不要錯過這場難得的慶典,一起好好享受!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參考資料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行銷] 過度重視點擊率是廣告亂象的緣由

美國行銷大調查:數位行銷的體驗很糟糕
行銷調查非營利組織 IAB(Interactive Advertising Bureau)報告,73% 的行銷人員及媒體代理商主管認為數位行銷的體驗需要改善。其中 54 % 認為雜亂的廣告呈現是體驗糟糕的主因。其餘原因還有影音廣告自動播放等格式。Link 李建勳: 廣告不應只求點擊,應該回到最初的感受和散播! 去年九月,一則標題為「談台灣糟糕的蓋版廣告! Google:我們非常嚴肅看待」的新聞,讓大家開始重視「蓋版廣告」的糟糕經驗。當時台灣記者問 Google 對於蓋版廣告的態度,Google 表示內部光是負責處理「不良廣告」的工程師就有上百位。而且光 2014 年,Google 就殺掉超過 10 億支不好的廣告,以展示對使用者體驗的重視。 什麼是糟糕的廣告?只要消費者覺得被干擾,就是糟糕的廣告。 可是糟糕的廣告是怎麼誕生的?畢竟沒有廣告主一開始就要求觀眾強迫看廣告吧?每個廣告製作人應該都希望消費者是看了廣告後,留下深刻印象,進而在社群上擴散。 事實上,蓋版廣告是廣告快速數位化後,惡性循環的結果。 早期的手機蓋版廣告以《蘋果日報》最早在新聞媒體上使用。這兩三年來,各大媒體及網路平台陸續跟進。於是廣告主選擇變多,開始比較各家媒體效益。 評估績效的方式是由第一線行銷人員對老闆呈報,以點擊率或轉換率為指標。一旦數字不漂亮,廣告主便開始施壓廣告供應平台。這時平台為了讓指標更好看,只好花招百出。不是調整廣告的形狀、把關閉頁面的「X」變小,就是把「X」放到廣告外面、製作假「X」混淆視聽等。一切只為了製造更多點擊。當行銷人員尋求數字漂亮,也失去了作廣告的初衷 ── 打進消費者心中。 此外,影音廣告崛起,更出現另一種亂象。當你在欣賞 MV、看新聞、或用 app 追劇時,無論使用何種裝置,播放影片前都會出現影音廣告。早期還有「略過廣告」的按鈕可選;近期出現「強迫看完廣告」的型式,例如去年進入台灣的 Line TV,與後來的 Yahoo Screen。 現在廣告主更開始要求廣告公司:「我這支廣告拍得很好,要讓網友完整看完」、「我不要 5 秒略過,否則怎麼知道網友有沒有真的看到」、「我這是最夯的病毒影片,你要幫我達到百萬觀看數」。這些要求讓廣告人各個疲憊不堪。 為何行銷人員要如此任性?還是因為錯誤的績效指標。 當第一個廣告供應平台提供「看完廣告」才收費的計價方式,其他廣告供…

成功的一半靠配偶,另一半靠夥伴

一、成功一半靠配偶。 配偶是誰?就是晚上睡在你旁邊的人,是你的老婆或者老公。配偶太重要了,是成功最大的關鍵。 不管再怎麼努力,你這一輩子有50%以上的成功是掌握於睡在你旁邊的人,他(她)可以什麼事都不做,但卻可以掌握你成功的50%以上的因素,因為他(她)可以“催眠”你。
為什麼“枕邊風”那麼厲害?因為一個人還沒有睡醒和快要睡着的時候,也就是半醒半睡的時候,大腦處於一種稱之為θ波的狀態,這時候的大腦吸收信息是最快且無條件接受的。同時,一個人在家裡聽音樂或休閒的時候,大腦還可能處於另一種叫α波的狀態,當大腦處於這種狀態時,同樣也是特別放鬆,思緒自由飛翔、富有創造力的時候。
一個人的大腦處於這兩種時段時,接收什麼樣的信息,可以直接進入右腦,進入潛意識,就像是在接受指令,他(她)說“你是天才,你是偉大的億萬富翁”,你漸漸地就會覺得自己真的很不一般,說不定哪天就成了這樣的人!他(她)說“你是一個混蛋,我瞎了眼才認識你,我很後悔,你看別人都做得那麼好,你怎麼這麼沒出息!”結果他(她)真的把你給摧毀了!你只能聽他(她)的話——沒出息了!
大部分人沒有成功就是因為找了一個能摧毀他的人。同樣,那些成功的人,也有一半是因為找到了一個可能激勵他的配偶。
你的配偶,要麼是來摧毀你的,要麼是你的激勵師。從白天到夜晚,從夜晚到白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她)對你的期望,跟你說的話,通過θ波和α波傳到你的大腦中,深深地印在你的潛意識中,最後就決定了你人生的成與敗!
根據心理學家研究,別人的看法比我們對自己的看法更重要。對我們影響力最大的人,前半輩子是父母,後半輩子就是配偶。
有人說,到底是克林頓娶了希拉莉,才變成美國總統?還是希拉莉有眼光,嫁給一個以後就會當總統的克林頓?其實他們是在互相影響下成為美國歷史上最般配的夫妻檔。
配偶會決定我們的命運,但是配偶是我們自己選的。你的成功要靠你的配偶,配偶不是幫你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就是在摧毀你的人際關係;不是告訴你:“你是最棒的,你一定能完成夢想。”就是告訴你:“你根本不配擁有這樣的夢想。”
談到這裡,有的人可以要鬱悶了。因為他(她)說:“你現在告訴我這個還有什麼用?我早都結婚了,孩子都有了,如果我的配偶不是那種可以激勵我幫助我的,那該怎麼辦?難道離了,重新找一個不成?”
有這種困惑的讀者朋友,請別忘了,我們前面學過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吸引力法則。一切都是你吸引來的,不…

連LV、Chanel都跑去拍抖音!內行人解析短影音「魔性吸引力」,整個社群習性都被改變了…

2018年最夯的APP軟體之一相信讀者一定不會懷疑抖音,從2016年9月抖音正式上線。2018年第一季下載量4580萬次,正式超越臉書(Facebook),成為蘋果App Store全球下載量最高的應用程式(App),2018年7月,抖音首度公布全球月活躍用戶數超過5億,《經濟學人》更指出「這對中國的App來說相當罕見」,在這之前,全球僅六款App達此數字,分別是臉書與臉書旗下的Messenger、WhatsApp、Instagram,以及騰訊的微信、QQ。
到底抖音有什麼魔力可以讓人如此吸引,還記得諾貝爾獎獲得者赫伯特·西蒙在對當今經濟發展趨勢進行預測時也指出:“隨著訊息的發展,有價值的不是訊息,而是注意力,這一部份抖音紮實且快速的針對行動載具普及化的市場在抖音APP內搭配民眾耳熟能詳的音律瞬間在短短的十五秒內造成全球消費者的目光黏著,不只滿足了民眾網紅的隱,更探索人性隱私的一面。
更特別一點在於眾多APP當中抖音甚至朝有目標性的品牌操作規劃,這部份從媒體斗大標題『時代廣場跨年抖音擠下東芝』和Dior、Chanel之後,Louis Vuitton及LV也再抖音內錄製影片就可以知道,拉回台灣更別論在台灣的2018新北耶誕城再實體設攤直接的貼近台灣民眾,讓民眾直接錄製抖音再平台中分享,但這和社群習性轉變有何關聯呢?
筆者認為,抖音這類的APP造成了幾個現象,娛樂抖音化,這從許多華人明星紛紛開設抖音頻道就可略之一二,這塊網紅youtuber有點不太同,網紅youtuber多數有特定主題需長期經營,但抖音網紅只需盡情揮灑想像、展現自我,也因為如此許多中國音樂音頻瞬間再台爆紅如:海草舞、我們不一样、學貓叫和9277…等歌曲,這些都無需經過傳統媒體曝光或審核,瞬間的進入台灣娛樂市場,更別說中國藝人直接再抖音平台中散播到民眾當中,如:北島施、馮莫提、白小白和孫語賽這類歌手,而抖音習性轉變也間接的炒紅過往台灣音樂歌曲和歌手,如:賀一航、愛情恰恰..等;更別說抖音內的歌曲再youtube頻道內有眾多歌曲破百萬觀看過,這再台灣娛樂產業中沒有投放預算都是前所未見的。
因為抖音造城的社群習性轉變,讓許多娛樂產業的操作瞬間改變,我們不能無視而是親身的參與,從2018年九都大選北高雄兩市當選人柯文哲和韓國瑜皆在此錄製影片就可知民眾在哪,就要快速轉變在哪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