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车品觉:都在谈商业智能的时代,曾鸣干掉了自己的BI部门

數據要回到每個人身上,務求每個人都可以以自己的業務成為分析師
數據的工作,最終還是得回歸到產品本身的業務項目上
人人都是分析師,這應是趨勢,數據是所有業務的核心競爭力。
不在線的數據不是大數據。(但我認為這可以分階段執行)
數據有效使用,與高度流通,要有互惠互利機制

Tech Neo技术沙龙 | 11月25号,九州云/ZStack与您一起探讨云时代网络边界管理实践


都在谈商业智能的时代,曾鸣干掉了自己的BI部门
一次,曾鸣特地找到我,对我说:“品觉,作为阿里 BI(商业智能)部门的老大,你的任务就是努力将 BI 部门消灭掉。”我当时真的蒙了。作为 BI 部门的老大,你要我努力将 BI 部门消灭掉?
后来我才明白,这正是他的战略思考,终局的想法是我们要将数据做得越来越便捷,未来根本不应该有集中式的 BI 部门。
数据应该回归本身,让所有人都可以分析,人人都可以成为数据分析师。不是说没有 BI 部门,而是说未来某天数据分析技能已经被每个业务人员掌握。即便从一个数据分析师的角度看,曾鸣的决定也颇具远见和创造性。
大数据下半场,路在何方
如果我对你说, 2010 年时,阿里的数据化运营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最初的数据分析产品还不到 50 个用户,业务方对数据化管理一点也不感冒,大家可不要感到奇怪。
到了 2015 年,阿里的数据平台用户已经超过 8 000 人。在整个进程中,我们从建立一支精锐的数据分析团队,发展到能开发一个全公司的业务和工程人员都能使用的数据平台。数据战略从数据化运营,转移到了运营数据,并协调不同事业群数据共享、共创及标准化,同时又要保持业务的独立及积极性。
6 年中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聚划算一个部门的自动化项目。马云要求我们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去取代一个近百人的部门,而且业务增长率不能下降,难度可想而知。经过这个项目的锤炼,我一直在思考,数字经济引擎的形态是什么样的,以及如何搭建新科技下的数字经济引擎,也深深感受到,未来每家公司都将是“大数据 + 人工智能”公司,这在未来将不再是一个梦想。
全域大数据时代已经到来
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 商业基础正因众多终端带来的全域大数据而发生着改变。 它带来的变革不限于数据本身,还有思考社会和商业模式将如何被改变的全新角度。在全域大数据的大潮之下,每家公司都要重新思考,当互联网的场景从单一的桌面转移到多源、多终端时,不仅会带来丰富的空间维度,还会增加更多从前匪夷所思的新场景所产生的数据。
这么多零散的数据和维度叠加在一起,下一难题就变成了如何保证有效地存储、更新、辨识和连接这些数据,并灵活地使用它们。在我看来,开启“上帝视角”是未来趋势,这无疑是激动人心的。
在数据科学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的两年后,我发现我被企业管理层问得最多的问题是:如何确保有足够多的数据来发展人工智能?需要储备什么样的人才? 我认为,大家都忽略了大数据能力的根源来自连接,而连接的基础是数据的流通和标准化。
以阿里为例,数据打通绝对不是马云一声令下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从 2014 年开始,阿里管理层数次要求各业务部门(包括支付宝)无条件地将数据互通,然而换来的终究也只是表面的打通而已。手下人的阳奉阴违也是花招不少。比如,我有数据,但是我不告诉你有什么;就算你知道我有数据,但我不能保证提供给你的是有质量的数据。因为没有业务关联,对方很难长期、义务地配合你,所以就更不会把新增的业务数据和盘托出了。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互惠互利。只有你找到真正的痛点,才能将企业数据循环打通。
互惠互利,打通企业数据循环
在这个人工智能蓬勃发展的时代,数据的增量比存量多。多变的业务场景也意味着需要敏捷的数据更新(包括结构)。在你使用数据时,数据本身可能早就出现了定义上的变化, Data broken(数据断裂)指的就是数据已经不能反映当前现实。因此,以这些断裂数据为基础的任何人工智能算法,都会相应地产生偏差。
这种事情表明了什么?所有的数据流通必须建立在一个永恒不变的道理上:互惠互利,否则你无法做到对数据进行适时的修正。 虽然说高层掌握着权力,但要发挥出整体的数据战略,只靠从上而下的命令是不可能的,还必须依靠从下而上的共建共创。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合力而成的多源异构大数据。所以我一直强调: 大数据是自利、利他的成品。
在阿里时,我是怎么处理部门间数据互通这件事情的呢?很简单,首先是找出大家有意愿共用的部分,我称其为企业内的公共数据,然后安排资源把这一部分先建设起来。选择公共数据也有一定的技巧,简单归类就是:各部门已经在高频率但低效率的单线流通的数据,被野蛮重复复制到各部门的相同数据,大家都有意愿首先标准化的数据。当这些带有公共性质的核心数据建立起来之后,大家就能更容易地感受到数据高质量流通的意义及好处。要保证这些数据的质量和新鲜度也相对变得容易了。
之后,我采取的是共创共赢策略。我将我们部门所有的、我认为很有可能成为公共数据的数据,全部都放在大家眼前。如果其他部门有人要使用的话,这些数据可谓招之即来。当然,前提是这些资源都是我先开发完的。当他们所有人都开始使用这些数据时,我就可以输出技术及标准,去帮助其他部门完成更大范围的数据打通。
加入支付宝后,我面对的第一件事就是着手组建支付宝数据分析师团队。 2010 年的支付宝,大部分业务团队对数据团队都不太满意,而且高层对数据能产生的价值也没有太多认识。同时,由于当时数据负责人调职,导致支付宝的数据分析和数据技术部门被分开管理。
面对数据分析和技术团队的目标不一致,业务部门对为什么要使用数据以及如何善用数据充满疑问,甚至有人认为数据分析仅是门面功夫。但我坚持数据分析产品化路线,相信数据分析的工作最终必须落地在产品上。
从解放集中式的数据分析师团队到“人人都是分析师”的泛化过程中,我们的业务部门自己就可以便捷地使用工具解决问题。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有一天 CEO (彭蕾)走到我办公室对我说:“你知道吗?你们做的产品让我觉得很爽,我很喜欢这个产品。”看到同事和老板对产品的支持,让我肯定自己在支付宝走的这条路是正确的。如果让我总结这其中的精髓,我的秘诀是: 数据分析也要讲究用户体验。
运营自动化,是大势所趋
当我 2010 年进入阿里时,我们的数据团队会利用数据去做好报告,以支持业务部门,让业务部门可以更好地把握其业务。数据团队继而在 2012 年开发了很多数据产品,将重复的业务分析需求产品化,把数据能力泛化到一线团队。
几年间,大数据距离成为业务的核心就仅差一步。直到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项目出现,我忽然如梦初醒,这不就是业务与数据的无缝对接吗?
问题来了:商业运营的过程能像无人驾驶汽车一样实现全面的自动化吗?
2014 年,我接了一个任务,即把阿里某团购业务的运营从几十个人的团队完全转变为自动化(去人化),这项工作需要大量数据、多种算法及 IT 系统的有机结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把已知工作流程中的人为决策,转化为数据驱动的自动化决策(我们称其为数字经济引擎)。而决策之间的权衡也是一种算法,决策本身就是一场博弈,越大的场景运营起来毫无疑问就越复杂。后来这个项目按计划完成了,但实际上棘手的问题并未真正解决。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体验到智能 / 自动化所要求的数据质量更高,数据不足的情况更明显,尤其是外部数据(包括竞争环境)的稀缺更非靠我们一己之力能在短期内解决的。
另外,数据商业引擎的最佳原则是,人为干预越少,数据回流越顺畅。最终,这个项目其实是在妥协中结束的。
最近受阿里前同事的盛情邀请,让我有机会回杭州看一个智能客服的项目,即用客服机器人取代人工客服。刚一落座,我就问道:“机器人还有多长时间可以完全取代人类?”我很期待作为人工智能应用一线负责人的答案,他明确地表示“5 年”。
他提到,让客服机器人独立运作前,首先要做的是恶补客服机器人在没有足够数据的情况下的一些智识盲点。短期的改善方法是,他们设置了一个叫“人工智能培训师”的新岗位,帮助解决客服机器人数据不足的问题。借用人工智能“大牛”、香港科技大学杨强教授的观点,客服机器人的好坏,关键在于有没有高质量的数据。令人兴奋的是,目前客服机器人(非语音)已经能自动应对 85% 的客户访问了。
最后,我想分享,阿里在数据化实践过程中有三大原则:
相信数据是未来所有业务的核心竞争力。
不在线的数据,不是大数据。
数据的有效使用与高度流通要有互惠互利机制。
只有真正做到这三点,才能让大数据真正成为企业增长的杀手锏。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行銷] 過度重視點擊率是廣告亂象的緣由

美國行銷大調查:數位行銷的體驗很糟糕
行銷調查非營利組織 IAB(Interactive Advertising Bureau)報告,73% 的行銷人員及媒體代理商主管認為數位行銷的體驗需要改善。其中 54 % 認為雜亂的廣告呈現是體驗糟糕的主因。其餘原因還有影音廣告自動播放等格式。Link 李建勳: 廣告不應只求點擊,應該回到最初的感受和散播! 去年九月,一則標題為「談台灣糟糕的蓋版廣告! Google:我們非常嚴肅看待」的新聞,讓大家開始重視「蓋版廣告」的糟糕經驗。當時台灣記者問 Google 對於蓋版廣告的態度,Google 表示內部光是負責處理「不良廣告」的工程師就有上百位。而且光 2014 年,Google 就殺掉超過 10 億支不好的廣告,以展示對使用者體驗的重視。 什麼是糟糕的廣告?只要消費者覺得被干擾,就是糟糕的廣告。 可是糟糕的廣告是怎麼誕生的?畢竟沒有廣告主一開始就要求觀眾強迫看廣告吧?每個廣告製作人應該都希望消費者是看了廣告後,留下深刻印象,進而在社群上擴散。 事實上,蓋版廣告是廣告快速數位化後,惡性循環的結果。 早期的手機蓋版廣告以《蘋果日報》最早在新聞媒體上使用。這兩三年來,各大媒體及網路平台陸續跟進。於是廣告主選擇變多,開始比較各家媒體效益。 評估績效的方式是由第一線行銷人員對老闆呈報,以點擊率或轉換率為指標。一旦數字不漂亮,廣告主便開始施壓廣告供應平台。這時平台為了讓指標更好看,只好花招百出。不是調整廣告的形狀、把關閉頁面的「X」變小,就是把「X」放到廣告外面、製作假「X」混淆視聽等。一切只為了製造更多點擊。當行銷人員尋求數字漂亮,也失去了作廣告的初衷 ── 打進消費者心中。 此外,影音廣告崛起,更出現另一種亂象。當你在欣賞 MV、看新聞、或用 app 追劇時,無論使用何種裝置,播放影片前都會出現影音廣告。早期還有「略過廣告」的按鈕可選;近期出現「強迫看完廣告」的型式,例如去年進入台灣的 Line TV,與後來的 Yahoo Screen。 現在廣告主更開始要求廣告公司:「我這支廣告拍得很好,要讓網友完整看完」、「我不要 5 秒略過,否則怎麼知道網友有沒有真的看到」、「我這是最夯的病毒影片,你要幫我達到百萬觀看數」。這些要求讓廣告人各個疲憊不堪。 為何行銷人員要如此任性?還是因為錯誤的績效指標。 當第一個廣告供應平台提供「看完廣告」才收費的計價方式,其他廣告供…

成功的一半靠配偶,另一半靠夥伴

一、成功一半靠配偶。 配偶是誰?就是晚上睡在你旁邊的人,是你的老婆或者老公。配偶太重要了,是成功最大的關鍵。 不管再怎麼努力,你這一輩子有50%以上的成功是掌握於睡在你旁邊的人,他(她)可以什麼事都不做,但卻可以掌握你成功的50%以上的因素,因為他(她)可以“催眠”你。
為什麼“枕邊風”那麼厲害?因為一個人還沒有睡醒和快要睡着的時候,也就是半醒半睡的時候,大腦處於一種稱之為θ波的狀態,這時候的大腦吸收信息是最快且無條件接受的。同時,一個人在家裡聽音樂或休閒的時候,大腦還可能處於另一種叫α波的狀態,當大腦處於這種狀態時,同樣也是特別放鬆,思緒自由飛翔、富有創造力的時候。
一個人的大腦處於這兩種時段時,接收什麼樣的信息,可以直接進入右腦,進入潛意識,就像是在接受指令,他(她)說“你是天才,你是偉大的億萬富翁”,你漸漸地就會覺得自己真的很不一般,說不定哪天就成了這樣的人!他(她)說“你是一個混蛋,我瞎了眼才認識你,我很後悔,你看別人都做得那麼好,你怎麼這麼沒出息!”結果他(她)真的把你給摧毀了!你只能聽他(她)的話——沒出息了!
大部分人沒有成功就是因為找了一個能摧毀他的人。同樣,那些成功的人,也有一半是因為找到了一個可能激勵他的配偶。
你的配偶,要麼是來摧毀你的,要麼是你的激勵師。從白天到夜晚,從夜晚到白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他(她)對你的期望,跟你說的話,通過θ波和α波傳到你的大腦中,深深地印在你的潛意識中,最後就決定了你人生的成與敗!
根據心理學家研究,別人的看法比我們對自己的看法更重要。對我們影響力最大的人,前半輩子是父母,後半輩子就是配偶。
有人說,到底是克林頓娶了希拉莉,才變成美國總統?還是希拉莉有眼光,嫁給一個以後就會當總統的克林頓?其實他們是在互相影響下成為美國歷史上最般配的夫妻檔。
配偶會決定我們的命運,但是配偶是我們自己選的。你的成功要靠你的配偶,配偶不是幫你建立更好的人際關係,就是在摧毀你的人際關係;不是告訴你:“你是最棒的,你一定能完成夢想。”就是告訴你:“你根本不配擁有這樣的夢想。”
談到這裡,有的人可以要鬱悶了。因為他(她)說:“你現在告訴我這個還有什麼用?我早都結婚了,孩子都有了,如果我的配偶不是那種可以激勵我幫助我的,那該怎麼辦?難道離了,重新找一個不成?”
有這種困惑的讀者朋友,請別忘了,我們前面學過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吸引力法則。一切都是你吸引來的,不…

連LV、Chanel都跑去拍抖音!內行人解析短影音「魔性吸引力」,整個社群習性都被改變了…

2018年最夯的APP軟體之一相信讀者一定不會懷疑抖音,從2016年9月抖音正式上線。2018年第一季下載量4580萬次,正式超越臉書(Facebook),成為蘋果App Store全球下載量最高的應用程式(App),2018年7月,抖音首度公布全球月活躍用戶數超過5億,《經濟學人》更指出「這對中國的App來說相當罕見」,在這之前,全球僅六款App達此數字,分別是臉書與臉書旗下的Messenger、WhatsApp、Instagram,以及騰訊的微信、QQ。
到底抖音有什麼魔力可以讓人如此吸引,還記得諾貝爾獎獲得者赫伯特·西蒙在對當今經濟發展趨勢進行預測時也指出:“隨著訊息的發展,有價值的不是訊息,而是注意力,這一部份抖音紮實且快速的針對行動載具普及化的市場在抖音APP內搭配民眾耳熟能詳的音律瞬間在短短的十五秒內造成全球消費者的目光黏著,不只滿足了民眾網紅的隱,更探索人性隱私的一面。
更特別一點在於眾多APP當中抖音甚至朝有目標性的品牌操作規劃,這部份從媒體斗大標題『時代廣場跨年抖音擠下東芝』和Dior、Chanel之後,Louis Vuitton及LV也再抖音內錄製影片就可以知道,拉回台灣更別論在台灣的2018新北耶誕城再實體設攤直接的貼近台灣民眾,讓民眾直接錄製抖音再平台中分享,但這和社群習性轉變有何關聯呢?
筆者認為,抖音這類的APP造成了幾個現象,娛樂抖音化,這從許多華人明星紛紛開設抖音頻道就可略之一二,這塊網紅youtuber有點不太同,網紅youtuber多數有特定主題需長期經營,但抖音網紅只需盡情揮灑想像、展現自我,也因為如此許多中國音樂音頻瞬間再台爆紅如:海草舞、我們不一样、學貓叫和9277…等歌曲,這些都無需經過傳統媒體曝光或審核,瞬間的進入台灣娛樂市場,更別說中國藝人直接再抖音平台中散播到民眾當中,如:北島施、馮莫提、白小白和孫語賽這類歌手,而抖音習性轉變也間接的炒紅過往台灣音樂歌曲和歌手,如:賀一航、愛情恰恰..等;更別說抖音內的歌曲再youtube頻道內有眾多歌曲破百萬觀看過,這再台灣娛樂產業中沒有投放預算都是前所未見的。
因為抖音造城的社群習性轉變,讓許多娛樂產業的操作瞬間改變,我們不能無視而是親身的參與,從2018年九都大選北高雄兩市當選人柯文哲和韓國瑜皆在此錄製影片就可知民眾在哪,就要快速轉變在哪邊。